• 山竹并不是帅锅

    山竹只是个长相老实憨厚的男孩

    当然,山竹本身也是个老实憨厚的孩子

    山竹虽然长得不帅,不过山竹的小眯缝眼却很有特点

    笑起来弯弯的

    山竹敲开门,为了给林老师留个好印象,于是就满脸堆笑闪进了办公室

    而在林可思看来,这双弯弯的眼睛,却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那个坐在地上冲他招手的白净姑娘,笑起来也是这么双小眯缝眼儿

    她欺负他的时候,尤其喜欢眯缝着小眼儿咯咯笑个不停

    这个画面,即使过去20年,也没有在林可思的记忆中褪色

     

    林可思当然不至于就这么师太了

    几秒钟的震惊之后,林可思冷静下来,蛋腚地把山竹迎进了门

    两人什么谢谢您赏识我 同学你也很优秀之类的一番客套之后,切入了正题

    林可思大概讲了一下自己的环卫生涯,现在的主攻方向,了解了一下山竹的技能水平,会上气氛融洽与会二人相谈甚欢

    当然比起技能水平,林可思更关心的是山竹的家庭背景

    林可思觉得,这么有特点的眼睛,这辈子没再见过第三双,至不济,也该有点儿表姑侄儿关系呗?

    可是上来就问人家家里的事情会不会显得这老师不太正常

    可是因材施教么我当然要了解人家是什么材我才能施教么那了解成长背景就是重要环节啊

    诶山竹啊,听你说话像帝都土著诶

    是的呦,我家是顺义的

    话题打开,林可思就顺利了解到山竹家是种桃子的顺便知道了其实不仅平谷有大桃顺义也有中华圣桃这个FACT

    以及,山竹家几个世代都是住在顺义包括顺义还不属于帝都的年代他家就已经住在了顺义

    也就是说,娃儿碰巧长了这么双眼睛而已

    对于林可思来说,仿佛应该豁然开朗了

    但是他知道,作为导师,找来山竹的资料看一看,太合情合理了

    于是送走了山竹,林可思拨通了教务科的电话

    毕竟,始终被修电脑小姑娘玩弄于股掌的林可思,不希望连儿子生死一事都是一个大大的谎言

  • 其实从外形就能看出雷了囧

    好不容易找到了进去的路,迎面就是一个报刊亭,延展在外面像个翅膀一样一个叠一个一群杂志

    诶,这封面上的女人看起来好眼熟诶

    诶。。。好像。。。是。。。不会吧。。。

    于是扒开前面一本,赫然,老头。。。出现了

    法克

    第五频道

    封面Mr. & Mrs. Schumacher

    一抖一抖的,我进去了。。。

     

    电梯上,看到姑姑宴广告一则

    刚想再回去拍,就一抬头看到楼上赫然是姑姑宴的店面

    阿包闲来种葡萄

    野人闲来当领导

    仙姑闲来开饭堂

     

    囧妮浪,国际专业西劈。。。

    西直门一地气场妖孽,慎入,慎入

  •  

    林可思作环卫工人的这21年,在旁人看来,那是顺风顺水发展轨迹不偏不倚

    大家看到的,是林可思五年初级班上完之后保送读了五年高级进修班然后就直接留在了T大培养新一代的环卫工人

    最为大家称道的,或许还是他林可思读高级进修班期间,把骗吃骗喝骗师妹这一奥义真正修炼到了骨灰级别

    现如今林可思所讲授的这门课,当年当然不是他教的

    不过在他上高级进修班期间,确实是帮这门课的老师打下手的

    上高级进修班给各种老师打下手的学员不是他林可思一个人,不过有林可思这种收获的,就只有他林可思一个

    林可思的工作,其实大概就是收收作业,判判作业,答答疑,监督监督实验

    以林可思羞涩的性格,这种工作要是能做出花来怕是世界人口早就要在现在的数字上加个零了

    可是羞涩之人也是有其诱人之处的

    有的小姑娘,口味就是这样的,早年有个修电脑的小姑娘活生生的例子,过上那么五六年再出来个内心仿佛修电脑小姑娘失散多年的姑娘,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尤其是,舆论上,大家都很接受林师兄的羞涩范儿,或许是因为,这样背地里YY起来比较方便

    关键就是YY一事,可止于大脑,也可着于行动

    人家姑娘就是觉得,乃们都只敢说说,老子就敢发起进

    切~有什么难的~老子就是什么都不会,可多可多疑要答呢!老子实验方案就是看不懂,可多可多操作需要帮忙呢!老子的作业就是老做不完,可多可多次要自己跑去交呢!

    要知道,没有手机没有电子邮件的时代,就是方便啊!有问题那都得当面问,绝不能噼噼啪啪敲两行字解决问题

    老子要让你知道,这个年级对师兄你的存在感就是老子这一个没完没了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的人儿

    这种势下,如果林可思不就范,这整个故事就不成立了不是么?

    于是,人家师妹不但没有防师兄,人家还结结实实地骗了师兄

    什么拍拖啦毕业啦结婚啦生娃啦,该走的路林可思和师妹都走了,就好像林可思的学术之路一样,顺风顺水不偏不倚

    只不过,羞涩的林可思,也不是个缺心眼儿

    有些事情,你是永远不可以告诉你老婆的

    比如,你曾经搞大过女朋友的肚子大肚子的女朋友装疯卖傻休学生孩子还偷偷的不告诉你结果孩子还是掉厕所里了

    这种事情,你就永远不可以告诉你老婆

  • 看得很唏嘘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其实我不过是死撑我不过是不能面对老头其实是回来打酱油的这个事实所以我只能选择老头退役退役退役这种表达方式么?!

    什么肉丝/老头 老头/肉丝当然也很萌啦我也希望肉丝深情注视啊可是我不可避免的move on了啊我不是当年的无知少女了法克法克。。。

    老头最讨厌了你回来干嘛干嘛干嘛?!?!?!?!

    此篇文章为《隔三差五的脑抽小片段……》的转发,原文章地址为:http://www.blogbus.com/onna-logs/60788652.html

    原文摘要:

     

    废柴联盟纪事

    一辆三手奔驰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摇摇晃晃地停下,里面连滚带爬地出来个人。

    “……你叫我当心?”驾驶座上的人嘟囔,“上次拿显失公平作抗辩要求撤销合同慷慨激昂半天才发现除斥期间早过了的又不是我。”

    “那个时装灾难啊,就算叱咤江湖过他现在也奔五的人了你还指望什么……别拿他当标杆啊,你才多大?24?”语重心长作前辈状,“你看看我,我也奔四的人了,顶头上司去年莫名其妙一个引诱伪证罪就进去了公司也垮了,但我还是忍辱负重地来了你们这种酱油小律所从助理做起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放弃祈祷那个老头子早点回家种地啊。”

    “——靠,海费你少在我面前充前辈,业内众人都在嘲笑的的刑事案子一次没赢过的那个不就是你么!”

    “带客户去法院立案把授权委托书忘在办公室的人没资格讽刺我,这就是罗斯为什么现在都让我去立案而不是你了……好了我该进去了,馒头你记得回去时在胡同口停一下给老头子带意大利面回去免得罗斯又吼我们。”

    “……究竟谁才是助理啊口胡!”车里的人愤愤,然而终究重新发动了汽车。

     

    法院对面的筒子楼群中间兀自立着间年代稍新的一层半小楼,这便是前面那两人效力的其中一人所指的酱油小律所——啊不对,那地上的一层半是属于门口牌子上的店铺,百年老店梅记酱油铺,而那XX法律咨询的牌子被酱油铺招牌挤得只剩“律咨询”三字,旁边一行小字“(地下一层)”倒是算得上显眼。

    地下室里。

    “罗斯你要抽烟上楼去抽这里又开不了窗户!”B城圈子里有名的时装灾难MS拎起个文件夹扔向正想点烟的人,扔毕继续回到电脑屏幕前修改答辩状,不时从键盘上挪开手凑到嘴边哈气,“话说回来你们这地下室还真TM冷。”

    “啊我没注意到……真对不起啊影响到你了还是算了吧。”那人把烟扔到了一边,抓起遥控器想调高空调温度,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那遥控器在三天之前坏了,“真抱歉拖你进来,这种地方。等打完这个案子吧,要是判印刷厂败诉咱们说不定就有钱修修空调了——”

    MS叹了口气。我怎么就对初恋情人这张牌没辙呢?——他用力敲击键盘。结果他发现又死机了。

    正在地下室狭窄过道里来回踱步的被叫做罗斯的人就是这家从地址到规模到财力都极其草根的小律所的命名合伙人,当然,也正是此人家属院出身以同等学力考上法律硕士再成功推倒司考的草根发家史为公司的风格奠定了基调。其实罗斯也是有过跻身精英的时代的,只不过在MS被市中心那家牌子炫得吓人后台硬得吓人的kickass的律所以很冠冕堂皇的理由踢出来的时候——37岁了就是老家伙了刑事案件什么的就不要再接了你就上上法制节目撑门面做广告好了?这TM不是扯淡么!——他因为跟MS那【不太纯洁的】多年交情一气之下就递了辞呈跑出来自己开业,private practioner做了几年不免又被打回些草根本色而已。写字楼会有的,经费也会有的,就算这些都没有MS他也已经回到我身边了呀,罗斯时刻这样激励着自己。

    当然介于这家事务所从命名合伙人到paralegal加起来也就不到十个人,MS会跑来这里的原因还是相当可疑的。想当年MS也是上面提到的市中心那家牌子炫得吓人后台硬得吓人的kickass的律所的头牌,令众多制药厂商保险公司以及B城各区检察院对其恨之入骨。只是中间和合伙人们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问题于是转去非讼业务顺便帮所里PR撑门面了三年;本来他并不缺钱公司吉祥物的生活也不算糟——只是第三年的秋天公司突然就从检察院挖出个人来而且还是作为合伙人空降进来的,而且这人还是MS在检察院的死对头而且还让他很难看地输过若干次,而且当天MS还被告知此人已经给派到自己以前的地盘也就是litigation部门监管诉讼业务了。

    在所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太久的MS一下被刺激到了,于是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一气之下退出合伙,卷包走人。

    也是在这时另立门户的多年老友兼伪@初恋情人罗斯跑来诉苦,说什么干了一年的年轻律师又被高新引诱跳槽走了我们捉襟见肘啊你看咱们交情这么多年了你要不要来帮衬一下?

    看着罗斯无比真诚的表情MS很多愁善感地穿越回了十几年前,他想起当时两个刚拿了执照的愣头青一杯接一杯喝着当时B城里唯一一家KFC的劣质咖啡动不动就熬上几天几夜的创业年代,顿时心情异常复杂。然后想到最近几年在公司每况愈下的待遇和在自己原来地盘待得如鱼得水的死对头前检察官,当年二十出头愣头青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情绪以不服老这三个字的形式重新塞满了他的脑子,于是他脱口而出,你认真的么?好啊。

    当然了在那之后即使是在罗斯持之以恒的深情注视下他也仍然不能忽略一个一个跳出来的事实。

    比如他尽管没对别人但还是对自己承认他的确是或多或少地老了,尤其是记错了期间大出其丑的那次。比如他现在搬到了B城老城区一间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办公,从Macbook沦落到拨号上网动辄死机的台式,以及十年来头一次和人合用一张办公桌。比如说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棒而且明显地要比他精力旺盛很多。比如说他们那三十多岁的paralegal再明显不过地痛恨他占了他的位子。比如说他们因为资金匮乏人手也不足总是被其他成规模有财力的大所压得抬不起头来,等等。

    再比如,不服老或许是件好事,从老城区酱油铺的地下室重整旗鼓也未必就不可能。只是那个可以用叱咤风云来形容的一度属于他的时代已经慢慢的过去了,而且是再也不可能回来了的。

    罗斯道过歉。他说,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说,这对你来说太难了。

    但MS有时会觉得这些其实也不重要。而且当他有时间认真思考的时候他发现上面那个认知其实也并不会让他决定重新出山时动摇半分——

     

    “尼科回来了,”罗斯从楼梯口伸头进来,“给你带了PASTA回来。到楼梯口来吧这还有点太阳,PASTA还是热的——你还没吃早饭吧?”

    ——而确认这一点,其他一切也就迎刃而解。

    他存盘。

    “居然老城区还有PASTA卖,居然还给你想到了!”他站起身,搓着手取暖,“罗斯还是你最好了!”

     

    ……怀揣梦想的老城区草根律师们,今天上午也一样蹲在地下室的楼梯口晒着太阳。

    END?

    街对面,法院立案庭。

    “哦靠!授权委托书在MS抽屉里!”

    ……不太远的地方有人打了喷嚏。

    FIN 

  • 我只是喝了一些渗滤液。。。

    我可蛋腚呢~什么酱油铺之类的~~

    鉴于上一站去了一趟厕所,蝴蝶就胖子附体了

    于是今天我狠狠地憋着

    结果蝴蝶还是胖子附体了

    于是我狠狠地去了一趟厕所

     

    那个被爱司机称为lulu的解说,长得很像小胖

    并且,这人很没下限

    黑黑死死咬住大头,后面围脖又死死咬住黑黑,于是他说黑黑:“这就必须得攻啊”

    哦,原来是这样的么。。。这是大头离开MC幕后么。。。

     

    大美菌真的不适合PC,这特写一拉,这脸也太沧桑了法克。。。

    衩哥真威武法克。。。

     

    今天冲着电视扔了不少次袜子,下次应该在手边放两颗馒头顺手扔

    什么二世祖之类的,快退役罢!

    什么七届世界冠军之类的,快退役罢!

     

    法克

  • 介个,就是在Monaco长大的娃儿的范儿!

    此篇文章为《赌神馒头》的转发,原文章地址为:http://www.blogbus.com/onna-logs/60956838.html

    原文摘要:

    馒头飞行了29个小时,终于在早晨8点抵达了墨尔本。馒头希望早点歇息,可是酒店说:“Sorry,你的房间还没有整理好”

    馒头才不会抱怨呢。他带着70欧走进了Casino,3个小时候,带着800欧出来了...当然馒头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 Neurotoxicity assessment has an advantage not afforded to the evaluation of other toxic endpoints, such as cancer or reproductive toxicity, in that the effects of some chemicals are short in duration and reversible. This makes it ethically possible to perform human laboratory exposure studies and obtain data relevant to the risk assessment process.

     

    翻到这里,我真的疯了

    法克。。。

  • 自己中攻:27.7%

    年上攻:23.9%

    無邪氣攻:17.7%

    女王受:14.1%

    總攻:5.3%

    玩具受:5.1%

    好人攻:4.8%

    天然受:0.5%

    強氣受:0.3%

    美人受:0.0%

    下面还附送了一句翻译

    總攻: 【流行語】the person that is only willing to penetrate the other person during intercourse

  • 明天要交的54页的翻译,才翻了19页

    下周一开题,上午和棍子被老板揪着提出种种问题

    于是棍子在校内上向我抛出了“琳姐 晚上去渗滤液游泳不”的橄榄枝

    我认为,其实游泳不必了,满满沏上一杯,一饮而尽,就挺好的

     

    什么发育毒性之类的,翻译得我都要错乱了,每天纠缠在toxicity/abnormality/deficiency....这样的词汇中,我觉得我都要中毒了

    法克

    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今天又不知道能睡几分钟

    法克

    法克

    法克

    来来,给老子来一杯纯正的渗滤液!!

  • 政策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上面高兴抛下来一个就抛下来一个

    所以每年总有一些特定的时间点,会是大家忘记扫地捡垃圾而拿起一份文件一个字一个字一个标点一个标点仔细研究再举起个计算器噼啪乱按的时候

    比如山竹这一批环卫工人第一年培训结束的时候,上面下来个指令,清扫技术比较高的工人,可以选一名导师单独培养

     

    山竹是个好孩子,扫地捡垃圾从来都是不含糊的,所以他光荣的得到了选一名导师的机会

    系里发下来的名单还是很长的,而且每个名字都挺震耳欲聋的,大部分都是金扫帚奖获得者,甚至还有几个是扫帚协会白金会员

    林可思

    这个一年来总被学姐嚼来嚼去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名单上

    于是带着憧憬与仰慕,山竹大笔一挥,在自己的申请表上郑重地写下了林可思三个大字

     

    一年中,除了每次和学姐吃饭的时候聆听各种林老师的伟大成就,山竹自己也没事儿就做一些股沟百度或者图书馆文献检索之类的功课

    所以山竹知道,林老师研究的,比他们现在学习的扫地捡垃圾那是高级得多了,林老师将来要教他们的,是怎么化浑浊为清澈是怎么用臭不可闻的所谓污泥造出涓涓溪流

    山竹觉得,这简直是这世界上可能发生的最神奇的过程,林老师简直在宣讲着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理论

    所以当那个走形式一样的审批过程走完林可思正式成为他山竹的导师的那天,山竹内牛满面了,山竹觉得,自己的人生中,出现了一盏明灯指引自己前进的方向

     

    山竹同学吗?我是林可思,下午有没有时间呀?来我办公室我们聊一聊罢

    好好好好好好

    挂掉林老师的电话,山竹同学再次内牛满面了,学姐是正确的呀!隔着电话都能感觉林老师是个慈祥的人~

    午饭后山竹上上下下一番捯饬,蹬上自行车向系馆进发

     

    ===================================================

     

    开会传达新政策精神的时候,林可思也没太当回事儿

    现在的学生,只会玩儿,什么特殊培养,才不会听话的

    至于这个叫做山竹的同学的申请表,林可思也就是扫了一眼,反正不同意也没有用,自己说话也不算数,回头揪过来相相面,老实孩子就多派点任务让研究生们带着他玩玩儿,面不善的就放任了算了指不定过两天又来新政策说这个计划中止了

    林可思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那头的学生听起来好像还挺激动的样子

    而下午这个叫山竹的学生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时自己心里那种万箭穿心的感觉,更是让林可思事先假设一万次也不可能假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