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补课真的不能乱补,不小心补到雷,真的会出人命

    向西桑的博最有爱,补起课来最开心,但是,下面这一篇。。。

    http://www.blogbus.com/onna-logs/61869999.html

    For my first victory of 2010 I will do something for the fans: it won't be as brilliant as Rossi-style, but enough to thank them

    爷脑中瞬间闪过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于是去官网确认了个

    擦,租西今年首冠。。。真的是西班牙。。。

    租西怎么感谢了“车迷”,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说了

    希望远景重现的。。。请移步deliriousf1.com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 其实就是老公他发了捷克最后通牒神马的。。。

    “I can’t give details on negotiations but the offer we have made is perfectly acceptable,” Jarvis added. “That is our view.”

    “If one of our two riders leave, then he (Ben Spies)will be in the team,” Jarvis continued. “We believe we will have a winning team in 2011.”

    “We already have a contract with Petronas for 2011 and could increase their effort and space on the bike. We are also talking with other companies outside motorcycling but we aren’t worried.”

    闹离婚总结陈词:老子给你吃给你喝你就一心一意好好伺候老子,你滚了老子也可以娶到不比你丑的媳妇,你的嫁妆老子不稀罕,世界上多得是有钱的岳父要把花姑娘嫁给老子

    这分明就是红果果休书一封啊!

    回复@正直的阿嘉:哼,当时只顾着甜蜜了吧哼 (今天 21:20)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显然。。。结婚后累积的共同财产,大老婆又带不走,反正现在有随时可以顶替当大老婆的二奶奶以及一大把愿意做二奶的美艳少女,音叉牛叉得有道理啊。。。 (57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而且大奶奶你就算赖着不走呢也是扶正了二奶奶你只有反过来做小的份儿,积累的财产也是人家好好享受,过两年你彻底人老珠黄了把你踢走再把美艳少女接进来 (今天 21:26)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大奶奶肯定是太“作”了,7年之痒什么的,老是逼老公确定其至高无上的大老婆地位。老公想当年还可以叫你一声小甜甜,现在也就是位牛夫人,烦得不行,虽然孩子还可以生,可是没个保证。二奶奶正值青春年华,生的孩子健康又保证质量什么的,最主要有可能会有很长久的生育能力 (55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而且三奶奶也是美娇娘,会生娃会赚钱,哪里都比个一天到晚耍脾气的大奶奶好伺候 (57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最主要的是,家里生财的那些个工人都不跟着大老婆走,老公是得瑟透了! (50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说到这里,今天在motorsport-magazin看到篇26号的旧闻,说爷爷还没考虑明年的去向。。。真是家里上上下下都给老公长志气啊!幸亏大房他还有娘家。。。 (55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我一直以为老蒙头爱猴子爱到死的。。。现在Fiat集团还是很爱猴子,娘家人就靠谱了。。。 (46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娘家人撑腰大奶奶他是不是就要忍气吞声做小老婆了。。。凄凉啊T_T不过还可以选择退役神马的。。。 (50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而且还残疾了,这怎么行房怎么生嘛,要要要,快滚回娘家去要罢。。。 (46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不就是行房时出的意外么。。。哈哈哈~~~ (39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是啊现在还又死撑着回来要行房人家跟二奶奶每天从此君王不早朝着有你神马事情啊! (42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所以,我就说吧,他其实是个要货!(羞。。。)莫非是XX生活不和谐给闹的。。。老婆太妖神马的。。。捂脸。。。 (35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XX生活不和谐,大老婆老抱怨达不到高潮,于是老公转战二奶奶,二奶奶把老公伺候得好,老公不愿意再跟大老婆行房,大老婆欲求不满要走,老公于是就说那你快滚滚好不送 (25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额。其实,也就是大老婆太要,也能生,可是在XX生活上太主动太要,而且掌握主控地位,而且一三五不够,连二四六也要了,周日只能休息,不允许宠幸二奶奶。老公觉得你丫年老色衰还搞毛啊,弄得我不像个男人。虽然二奶奶也是逐渐强势,但是人好歹年轻貌美,活力充沛,花式繁多(好羞) (12分钟前)

    糖精@MotoGP&WSBK 回复@正直的阿嘉:比喻甚美。。。二房从模仿正房的花式开始…… (11分钟前)

    回复@糖精@MotoGP&WSBK:说明老公好这一口 (15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呐呐大老婆分明周日也不能休息啊而且在家里在床上都颐指气使的老公总是矮半截,跟二奶奶那是琴瑟和谐而且三奶奶甘心给二奶奶也就是未来的大奶奶捶腿同时也是娇羞可人对老公言听计从,哪像你大奶奶搞得老子一点欲望都没 (12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于是,老公想,二奶奶也能生,为毛要搞得自己不像男人受欺压神马的,还不如蹬了大老婆,再搞点新鲜货色?反正,我有的是钱,还怕没人给生孩子这样。。。 (10分钟前)

    糖精@MotoGP&WSBK 可是……这个老公是正房重振的雄风啊= =把JB带走一定要带走~~~~!! (6分钟前)

    回复@糖精@MotoGP&WSBK:没有哪个老公会记得结发妻当年对自己的好,老公只喜欢现在貌美性感花式足能生娃的花闺女 (7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喔哪是甜甜娘:莫非三奶奶肯3P来满足老公么。。。我认为肯定是肯的。。。 (5分钟前)

    回复@正直的阿嘉:要三奶奶干神马三奶奶都是肯的罢!直到有一天二奶奶走上了大老婆的老路三奶奶威风了于是世界轮回了 (9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回复@糖精@MotoGP&WSBK:所以,大老婆一定要带家里的长工去私奔神马的,气死老公! (4分钟前)

    正直的阿嘉 我靠,现在最郁闷的就是连从前夫那里跟来的丫鬟都带不走啊~~~这共同财产都不算个毛了,这陪嫁的贴身丫鬟也给赔进去了么。。。 (6分钟前)

    真是对不起两轮资深粉丝,两轮资深粉丝的正经言论都被俺私藏了只剩下这些乱七八糟的。。。

  • 我真的不是故意连续两天更新这种东西的。。。

    经过资深两轮粉丝的再教育,整理成长线索三条:

    线索一:大妮

    石头人来西班牙自己花钱比赛,然后成绩不怎么好,钱也没了。。。后来Dani看到了,就跟Puig说,我喜欢这个男孩。。。然后对大妮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的Puig就把石头人招进来了(换言之就是大家都欺负澳洲来的野孩子,Dani童鞋同情心泛滥神马的就英雄救美了)

    Puig收了石头人之后石头人就兢兢业业给大妮做小秘,主要的功效就是回收大妮同学不要吃的任何东西~

    而当时同在Puig门下的还有Raul Jara——曾今的车手现在的红牛副校长·开车如打仗·毫无人格尊严·大妮专职保姆·眼镜,因为受伤,变成了大妮的专职保姆,曾跟大妮两个人单独在英国过过小日子,一起上语言班,上课给转笔低能的大妮捡笔神马的。然后英国生活的日子,还在路上碰到牵狗的46神马的,以及之后某次赛季后的测试,46打劫大妮的猫咪,搞得人家要报警= =但其实46不知猫咪是大妮的猫咪,大妮也不知打劫猫咪的是46

    线索二:猴子

    父母自小离异的46小盆友,只能跟小盆友玩~

    小46是跟妈咪过得~爸爸带着出去比赛;爸爸说要学好英语,于是送农村娃去大城市里念初中,农村娃每天泪奔地跑回来找小朋友。另外虽然是跟麻麻生活,但小时候和拔拔一起在外面比赛,看不到妈妈;所以是恋母,妈妈除了大理站,就去要拿年度总冠军的比赛

    线索三:99

    童年不幸福的小99有个从小实施棍棒教育的前solomoto记者亲爹,99为了开个菜车,每天被亲爹折磨得伤痕累累啊,于是自小练得断手断脚,99小盆友骨折也就很稀松平常了

    99的妈咪”似乎”是一个正常妈咪,但是99很不爱回家

    前经纪人Dani Amatriain是Puig的西劈神马的,99为了老Dani跟亲爹闹翻,后来又去警察局告发前经纪人,说老Dani当年看他年少无知,拐带了他这个正太,99顺利和亲爹重新拉手(其实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

    99现在的经纪人兼心理医生兼体能师什么的Marcos Hirsch,教授99像斯巴达人一样生存= =当别人嘲笑你的时候,你就躲到洞里去修炼,出关后把他们都砍死什么的。。。

    于是在一辈子的遇人不淑中,小时候就被打得脑子不好使,心肠是老实的,但是人际关系是搞不好的,做事很不圆滑,手脚很粗重的99完成了进化;并且展现出了没看到前,自己对自己心理建设好,其实他人也不坏,要好好对他;看到后就有忍不住的要抽打的欲望的人物特质。。

    喜欢吃寿司的吃货99曾经因为吃了地铁里的廉价寿司/没洗的草莓造成摔车,罪过罪过,不过倒是逃过了变态鸡翅的摧残,万幸万幸(真的吗?)

  • 我不是故意好久不更新然后猛不丁更新这种东西的。。。。

    http://onnall.wordpress.com/2010/07/27/歪歪有罪,脑补可耻/

    大巴你全家都文章长度过长!

  •  

    北京的死刑,其实早就宣判了罢,早在庄严宣告什么什么的时候

    只不过是一场已经持续了60年的凌迟

    这一次,是真的死透了罢

     

    其实我不是真正的北京人

    “北京人”应该怎么定义呢?我不是说历史书上那个跟元谋人差得年头不太多的人

    现在所说的“老北京”,就是被并掉的两个区的胡同里住着的那些

    但其实,他们也来自五湖四海

    但如果说勉强大清朝的时候就在北京闯荡的就算是“北京人”的话

    我也不是北京人

    一个原因是,爹妈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来到北京

    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觉得,海淀,本来就在城墙外,皇帝老儿避暑的地方,怎么能算是京城

     

    从小时候开始,很多很多很多年,都觉得什么王府井什么西单之类的可远了,一说那就是城里,中关村不过就是个买菜的地方

    后来中关村发展了,也不用去“城里”了

    中小学的同学,基本都是海淀的,没有人说话一口京片子,我所见过的最接近我脑海中“老北京”的感觉的,大概就是兮子,她家是清朝的太医,当然祖籍是在浙江,只不过乾隆年间就已经到了北京

    直到上了大学,班里有个景山的,老北京的眨嘛眼的毛病他有,说话也很接近京片子。有一次班里组织去颐和园,我说你没怎么来过颐和园罢,他说最多来过一次罢,我说我也就小时候春游去过一次北海

    只能说,那之前的岁月,有的只是区的概念

    没什么北京的概念,活动范围还不就是自己家周围那屁点点

    城里的孩子,记忆就是景山北海,我这种乡下孩子,记忆就是西山颐和园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颐和园的北宫门,早已经被外来务工人口占领

     

    大学里第一次见了那么多外地的同学,也在第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就被一位家长说“你们北京的分都低”

    我谢谢你,咱俩有缘分一桌吃饭,你问我哪里来的我礼貌的回答了你,既然你愿意这么说,那我也没必要因为你嘴里喷屎而不好好吃饭,对罢?

    也是到了大四找工作,终于真正明白,原来自己活了22年的城市,是如此有“魔力”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欢迎外地人

    从小到大,同学中都有刚刚来到北京的

    从来没有人排斥过他们,因为大家,都是在过去的某个时点,家里的某个人,来到了这座城市

    但是曾经,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和如今这个1700万人口的城市的膨胀,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在德国的时候,在语言班上介绍北京,我介绍了北京曾经不过城四区那么点点,现在的面积早就大了很多

    我介绍了故宫、颐和园、长城、圆明园

    而不是鸟巢、大裤衩、CBD

    我知道那些洋鬼子不会懂我对这个逐渐逝去的城市的悼念

    我们的国家向他们展示的那个国际化大都市,不是我所认识的城市

    虽然我也不知道,对北京的谋杀,是从什么时候从量变跨越到了质变

    有的时候我会说,我不喜欢北京

    但当我罗列完原因的时候,我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因为北京也是这一场移民压力发展压力下的受害者

     

    以前不懂得什么叫大城市的压力

    直到后妈跟我说,她还是决定回上海,毕竟两个大城市比起来,有家的那个总是轻松些

    所有人都想在北京上海发展,北京和上海也欢迎外面的人来发展,只不过越来越多涌进这两个大城市的人,被这两个大城市挤压到只想逃跑

    挤压他们的,并不是北京人或上海人,而是全中国人

    如果中国所有的省会都和北京上海一样,深井冰才会离开自己的省份

    可惜仅有的这几个大城市太稀有了,城市间的差距太巨大了

    于是削尖了脑袋也要进入北京,留在北京

    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宣讲会上站起来过“我不是北京的我的学校也不是北京的请问我有机会吗?”的人

    或许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变得越来越偏激

    其实,留在北京的外地人,都是被逼的,因为家乡机会太少

    离开北京的外地人,也都是被逼的,因为家乡机会太少的人太多太多

     

    一次跟一个北京姑娘聊天,她告诉我,工作指不定得去外地……家里就那么屁蹦几平米的房……爹妈也没挣多少工资……

    多年的友人告诉我,她们系很多同学家里都给在北京买房了

    艾姆看的房子,有的已经到了八大处以西,最初,我多么希望是艾姆搞错了东西南北其实是八大处以东

    培训的时候一个妹子告诉我,本来要跟她一起租房的同学家长来了电话,八月在北京买房,不要跟人合租了

    大概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以及每天在地铁上感觉自己像牲口的过程中,我变得越来越扭曲

     

    今天看到鸡血艾斯在校内转的一篇文章,大意就是说不应该为了合并的事情怒吼

    其中一个论点,是说北京的地铁像猪栏,北京需要发展的更好,克服这个不好的形象

    我想问,北京发展的不好,真的是地铁这么挤的原因么?

    北京修地铁的速度,永远也不会赶上人口膨胀的速度,如果,发展的仅仅是北京的话

    “人才流向二三线城市”也是一个论点

    试问难道不应该发展二三线城市吗?难道这些城市就应该永远二三线吗?就只有北京上海应该发展吗?!

     

    大一的时候返乡调研,我们一帮北京学生也没啥别的可干的,就去王府井的小吃街逛了一圈,像游客一样,吃了那些又贵又不正宗的小吃

    那时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中学的时候通了四环,然后是五环,然后是六环

    跑在环路上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大二的假期和老王去规划馆瞎逛,俯视北京立体图,我们两个人都石化了,鸟巢和水立方在中轴线上,真的很刺眼。我想到了很多年前,看到一篇文章,批评北京丑陋的天际线

    只是那是的我,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在欧洲见了太多的Altstadt

    可是北京可以吗?

    退一步说,二环里不盖新楼

    可是四合院也是会风雨侵蚀的,是需要修缮的,而且如果要修旧如旧,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是我不相信老北京,但他们可能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这个国家吃喝玩乐的统治阶级当然不会拨钱给他们

    于是如果保存的工作落在住户的身上,最后的结果就会是老住户把房子卖给了有钱人

    这个国家谁有钱,大家都知道

    保护老城,本来是为了文化

    可是如果人都没了,留下一些破房子,还有什么文化呢?

    所以说,难道北京的死,就是注定的吗?

     

    其实对于很多的北京人来说,北京的记忆,不一定就是豆汁儿焦圈

    北京的记忆,应该是一个家的记忆,放了学和小朋友撒了欢儿玩耍的记忆

    而不是无穷无尽的堵车,拥挤的地铁,摊大饼一样的建设规划

    小学的时候,学校周围的社区拆迁,有人跳了楼

    那是因为,城四区已经经历过了一遍,终于轮到了你海淀

    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了家乡

     

    其实我也不知道一个身份证并不是110103也不是110104的人为什么就伤感了

    就好像第一次坐电车去培训从西四路过北海故宫景山到东四的路上莫名其妙的就内牛满面了

    昨天在校内看到别人文章的大标题,还以为只是讨论个

    今天早上看到艾姆织的围脖,还只是莫名感伤而已

    中午考完试回来刷校内竟然在地铁上就默默流泪了

    我周围的外地人,不会懂什么是崇文宣武

    就好像一年前,听着广播里的那些言论,就在公车上默默流泪了

    我周围的外国人,不会懂什么是手足相残

     

    崇文宣武之小,放在北京的行政区划全图上,真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却是北京最后苟延残喘的那一口气

    这一刀,来得太突然

    有人说,行政区划历史上变了多少次了有毛啊

    可是,那不过是一个王朝为了抹杀前一个王朝的存在

    或许,用首都渐渐掐死北京,也不过是天朝为了抹杀前朝的存在罢

     

    我只是在伤感

  • 林可思发现自己在T大的日子,就是以一个夏天,又一个夏天,这样来计算的

    尤其是林可思上完高级班开始当老师之后,每年都会在夏天带着一批一批的新环卫工人参观他为之奋斗终身的化浊为清工程

    每一年,眼望着氧化沟中滔滔奔流的江水污水,林可思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完整了非常有脱光光跳进去劈波斩浪的冲动

    而这一年的夏天,对林可思来说,还有特殊的意义

    一位与他互相景仰多年的志同道合的资深环卫工人,将来到T大与他并肩战斗

    “恩,王老师,您快到啦?我这就下楼”

    在楼下等了没两分钟,电话那一边的王老师就来到了环卫大楼门前

    林老师久仰久仰

    王老师久仰久仰

    两只小手一拉,四行热泪滚滚

    (作者你可以去死一死了)

    王老师你这一来我可就有事情要辛苦你,有门课你一定得去讲一节让学生们开开眼

    没问题没问题,林老师发话那一定要照办的

    林可思带着王老师在环卫大楼四下转了转,跟秘书交代好了事情,就又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

     

    工作虽然紧张,但是林可思从不会停下思考的脚步

    有的时候,林可思看着湍流不息的曝气池水,也会陷入沉思

    人分三六九等

    一个沉淀池也分了出流、回流污泥、剩余污泥等等等等

    于是你是那清澈的上清液自由地流去奔腾的江河湖海呢?

    还是那虽然只知吃吃喝喝但其实每天也开开心心繁殖后代的活性污泥呢?

    还是你本来就是被吃干抹净的污染物?

    林可思觉得,知足常乐的污泥其实挺好的

    实实在在地解决该解决的问题,虽然最终不过自己耗尽了自己剩下一具空壳被榨干压瘪埋入深坑

    林可思又觉得,谁不愿意干干净净体体面面人模狗样地出去见人呢

    虽然林可思同时还觉得,在修电脑的小姑娘这件事上,自己不过是被修电脑的小姑娘降解殆尽的COD

     

    林老师。。。前两天考试的卷子我判出来了。。。有个学生才得了36。。。

    唔。。。那就全体开方乘十罢

    喳。。。

    对于林可思来说,把学生都干干净净体体面面送出校门是最重要的

    最近在环卫大楼老能碰到山竹,好像是小组在一起完成什么监测大作业

    最近林公子也常常来环卫大楼玩,因为他麻麻给报的暑期班终于告一段落

    有的时候领着林公子偶遇山竹,林公子还是会打鸡血

    林可思不晓得自己是对林公子愧疚多一些,还是对山竹愧疚多一些

    林可思更加不晓得自己是对修电脑的小姑娘愧疚多一些,还是对林公子他妈愧疚多一些

     

    不过思考总是不能过分的,毕竟有如山的工作要处理

    尤其是,晚上全组要给王老师接风,事情不能拖

    林可思发现,互相景仰多年的人见面,原来可以这样的亲切

  • 萌点奇怪的人你没救了!

    什么断腿陪床新娘抱

    什么好小受体力不支新娘抱

    深井冰吗?!

    深井冰吗?!?!

    王木木你去死一死罢!

    萌点在哪里啊哪里有啊?!?!?!

  • Nico Rosberg was one of the unsung heroes of the Canadian GP, despite starting a modest 10th and dropping even further back when delayed by the Massa/Liuzzi incident at the start.

    From a lowly 14th, he was able to get back to sixth place by the flag. He also set the third fastest lap, which actually equated to the second best lap, because Robert Kubica took new supersoft tyres with an extra stop 11 laps from home. In effect only Lewis Hamilton was quicker on a similar strategy, and only by 0.026s.

    后面都是馒头叨逼叨不贴了

  • Rosberg glaubt an Titelchancen 馒头相信自己夺冠还有机会

    Tricksereien und Psychospiele 阴谋与心理战

    Nico Rosberg glaubt an seine Titelchancen und gibt zu, dass es zwischen Teamkollegen immer kleine Tricksereien und Psychospiele gibt.

    馒头相信自己WDC还有机会,他还表示,队友之间总是会耍些小小的花招打打心理战的(给,儿,毛衣织好了,再来一件?)

    von Kerstin Hasenbichler

    Motorsport-Magazin.com -27 Punkte beträgt der Rückstand von Nico Rosberg gegenüber dem WM-Führenden Mark Webber. Für den Deutschen ist im WM-Kampf dennoch nichts verloren. "Ich kann diese Saison Weltmeister werden. Es ist noch alles drin. Wenn ich sehe, wie gut und schnell es McLaren gelungen ist, einen technischen Abstand zu Red Bull gutzumachen, motiviert mich das", erklärte Rosberg.

    馒头落后积分领跑的租西27分。但是对于德国人说,总冠军的争夺中他还没有输。(这种话是谁教你说的?!毛衣又织好了一件!)“我这个赛季可以成为总冠军。现在依然一切皆有可能。我看到MC可以那么快,可以阻挡红牛,我就很受鼓舞”(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丢毛衣)

    Allerdings lief es für Mercedes im Qualifying in Kanada nicht gut. Rosberg geht als Zehnter ins Rennen, Michael Schumacher startet nur von Rang 13. Zudem drohen von hinten Renault und Force India. Dennoch dementiert Rosberg Gerüchte, wonach Mercedes GP nach dem Kanada-GP die Entwicklung einfriert und sich auf das Auto für 2011 konzentriert. "Die Saison ist noch lang und da kann auch für uns noch viel Positives passieren. Die Entwicklung des aktuellen Autos läuft auf Hochtouren weiter, von einem Einfrieren der Entwicklung ab Mitte der Saison kann keine Rede sein. Wir werden mit Volldampf weiter entwickeln", betonte der Deutsche.

    对于梅记酱油铺来说,加拿大的排位一切都不顺利。馒头第十位起跑,老头则只排在13位。另外后面的Renault和阿三也在威胁着他们。但是馒头否认了关于梅记将在加拿大之后放弃今年的研发转而专注于准备2011赛季的谣言。(肉丝豪妈快来封他的口!!)“赛季还长,对于我们来说还可以有很多很好的结果。现在的赛车的升级正在全速前进,赛季中期停止研发的说法是不靠谱的。我们还在全力改进这辆车”,德国淫强调道

    Nach der Kollision der beiden Red Bull-Piloten Sebastian Vettel und Mark Webber in Istanbul beherrscht das Thema Teamkollegen und Stallorder die Boxengasse. Mit Schumacher hat Rosberg einen der stärksten Teamkollegen, was den Deutschen keinesfalls einschüchtert. "Es ist immer gut einen starken Teamkollegen zu haben. Es ist eine Herausforderung, die dich selbst und das Team motiviert und viel zusätzliche Energie freimacht", meinte Rosberg.

    在两辆红牛在土鸡站的事故之后队友相爱相杀和车队指令的话题一时风头无两。馒头作为围场最大片的绿叶,却并不觉得受到了老头的威胁。“有一个很强的队友总是好事情的。这是一个让你自己还有车队前进的挑战,可以额外释放更多的能量”

     

    Kein Machtkampf

    Allerdings hatten viele den Deutschen vor Schumacher gewarnt. "Es war sehr viel Negatives über Michael im Umlauf, und darüber habe ich mir schon meine Gedanken gemacht. Klar gibt es mit jedem Teamkollegen hier und da kleine Tricksereien und Psychospielchen, aber das ist in der Formel 1 normal und keine Spezialität von Michael", erklärte Rosberg. Völliger Quatsch seien allerdings Meldungen gewesen, wonach Mercedes extra das Auto für Schumacher umgebaut hat. Auch von einem Machtkampf, der von Schumacher ausgeht, will Rosberg nichts wissen.

    关于老头,各种人给了馒头各种提醒。“关于老头的坏话很多,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队友之间多多少少总是要耍耍小阴谋打打心理战,但这在围场里本来就很正常老头也不是什么特例”,馒头解释道。那些认为梅记偏向老头改进赛车的论调完全都是些废话。以及老头挑起权力斗争(?)的说法,馒头也表示无压力不知情

    "Ob das Auto nach ihm oder nach mir gebaut werden würde, wäre am Ende völlig sinnlos, weil Michael und ich denselben Fahrstil haben. Eine Sonderbehandlung wäre unnötig, weil sie nichts bewirken würde", sagte der Deutsche. Rosberg ist überzeugt, dass bei Mercedes GP ein Zwischenfall wie bei Red Bull niemals vorkommen würde. "Ich bin Angestellter bei Mercedes GP und arbeite für das Team. Das ist die oberste und wichtigste Maxime", so Rosberg im Interview mit der Welt am Sonntag.

    “说车是按照他或者按照我来设计研发的,都是扯淡,因为我们俩本来就是同样的驾驶风格。(这句话再多说几遍就真的觉得只是一种说法了。。。给点新鲜的理由吧。。。)区别对待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不会有什么作用的”德国淫如是说。馒头相信,梅记不会发生红牛那种事故(因为你一定会让的!)。“我是梅记的人,为车队工作,这是最必须遵守也是最重要的规则”

  • 你这是自己送自己的生日大礼么?!你好享受么?!

    林可思打开哗哗闪的gtalk窗口,修电脑的小姑娘的话有一种她坐在你身边吼你的冲击力

    昨天赛场上虽然人多杂乱,不过林可思还是基本比较确定没有自己班和扫把一班之外的人的,不过林可思也很心知肚明的是,修电脑的小姑娘是必然会派人来看的

    修电脑的小姑娘被林可思demonize了这么多年,很少会有什么事情让林可思觉得震精了

    不过那一次全聚德食饭毕,林可思带着修电脑的小姑娘去围观恰好来实验室做实验的山竹时,林可思开始认真的思考,他是不是其实一直认错了修电脑的小姑娘

    其实本来那天没准备围观的,林可思只是准备把小姑娘请到环卫大楼的咖啡厅坐一坐喝两杯渗滤液咖啡

    可是勤奋的山竹顶着期末考试邻近的压力依然来环卫大楼兢兢业业地做实验,恰好就在等电梯时碰到了林可思,还有修电脑的小姑娘

    其实一家人团聚,应该是很美好的罢

    五秒钟的大脑black out之后,林可思介绍山竹和修电脑的小姑娘认识

    这位是谢婉君,我的大学同学,这位是山竹,我的学生

    山竹你好,我爹妈都没什么文化,所以取名比较狗血,要是婉君姐婉君姐叫着觉得有点琼瑶味觉得还不别扭的话,你就这么叫吧

    山竹被修电脑小姑娘的直白搞得颇为窘迫无言以对,倒是林可思已经见了一万次修电脑的小姑娘这种抓起脸皮丢在地上的行径,早就见怪不怪只是默默白了一眼“婉君姐”

    山竹憋了半天,终于还是问了出来:那。。。婉君姐也是系里的元老吗?

    不是的不是的淫家是学修电脑的,夕阳产业啊~跟你们林老师认识是因为一起给学生组织当牛做马

    林可思又默默瞪了修电脑的小姑娘一眼,心说你编,看你能不能给傻逼编出件毛衣

    电梯倒是很快就来了也很快就把山竹送到了四层,于是跟林老师和“婉君姐”道了别,山竹就高高兴兴(神马?!)地去做实验了

     

    咖啡厅其实不是个厅,而是顶层的露台

    林可思一直觉得系里很有病,你以为你是在欧洲吗?空气无限好什么都可以在户外甚至ooxx也可以露天

    但不得不说,虽然12月的北京很冷,但在这么个没有狂风只有冬日骄阳的午后坐在露台上喝喝咖啡,也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在继续上行的电梯中,林可思可以向敏感词保证,他看到修电脑的小姑娘眼中闪烁着泪光

    林可思还可以继续向敏感词保证,如果不是过了两层又上来了一个淫,如果不是露台上还做了一桌人装逼,修电脑的小姑娘会扑在自己身上鼻涕眼泪蹭满身

     

    那之后,修电脑的小姑娘噙着泪的小眯缝眼,就常常出现在林可思的脑海中

    比如今天,修电脑的小姑娘的轰炸,竟然让他多少有那么点愧疚

    或许其实,修电脑的小姑娘也不是一个冷血的虐待狂

     

    ====================================================

     

    而林可思和修电脑的小姑娘都不知道的是,山竹在见到他们的那个晚上,做了一个梦

    那是山竹还很小的时候

    那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的午后,山竹在自家光秃秃的桃树下玩儿

    他在大片的桃林里跑啊跑啊,远远看到一个人影,他越跑越近,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

    感觉跑的很累了,山竹就醒了

    他想起小的时候自己很爱在自家的桃林里玩耍,瞎跑

    他也记起来曾经有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的午后,一个大姐姐,也在自己家的桃树林里转悠

    可是就像在梦中,他看不清那个人影的长相一样,他现在也想不起大姐姐的长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