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可思发现自己在T大的日子,就是以一个夏天,又一个夏天,这样来计算的

    尤其是林可思上完高级班开始当老师之后,每年都会在夏天带着一批一批的新环卫工人参观他为之奋斗终身的化浊为清工程

    每一年,眼望着氧化沟中滔滔奔流的江水污水,林可思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完整了非常有脱光光跳进去劈波斩浪的冲动

    而这一年的夏天,对林可思来说,还有特殊的意义

    一位与他互相景仰多年的志同道合的资深环卫工人,将来到T大与他并肩战斗

    “恩,王老师,您快到啦?我这就下楼”

    在楼下等了没两分钟,电话那一边的王老师就来到了环卫大楼门前

    林老师久仰久仰

    王老师久仰久仰

    两只小手一拉,四行热泪滚滚

    (作者你可以去死一死了)

    王老师你这一来我可就有事情要辛苦你,有门课你一定得去讲一节让学生们开开眼

    没问题没问题,林老师发话那一定要照办的

    林可思带着王老师在环卫大楼四下转了转,跟秘书交代好了事情,就又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

     

    工作虽然紧张,但是林可思从不会停下思考的脚步

    有的时候,林可思看着湍流不息的曝气池水,也会陷入沉思

    人分三六九等

    一个沉淀池也分了出流、回流污泥、剩余污泥等等等等

    于是你是那清澈的上清液自由地流去奔腾的江河湖海呢?

    还是那虽然只知吃吃喝喝但其实每天也开开心心繁殖后代的活性污泥呢?

    还是你本来就是被吃干抹净的污染物?

    林可思觉得,知足常乐的污泥其实挺好的

    实实在在地解决该解决的问题,虽然最终不过自己耗尽了自己剩下一具空壳被榨干压瘪埋入深坑

    林可思又觉得,谁不愿意干干净净体体面面人模狗样地出去见人呢

    虽然林可思同时还觉得,在修电脑的小姑娘这件事上,自己不过是被修电脑的小姑娘降解殆尽的COD

     

    林老师。。。前两天考试的卷子我判出来了。。。有个学生才得了36。。。

    唔。。。那就全体开方乘十罢

    喳。。。

    对于林可思来说,把学生都干干净净体体面面送出校门是最重要的

    最近在环卫大楼老能碰到山竹,好像是小组在一起完成什么监测大作业

    最近林公子也常常来环卫大楼玩,因为他麻麻给报的暑期班终于告一段落

    有的时候领着林公子偶遇山竹,林公子还是会打鸡血

    林可思不晓得自己是对林公子愧疚多一些,还是对山竹愧疚多一些

    林可思更加不晓得自己是对修电脑的小姑娘愧疚多一些,还是对林公子他妈愧疚多一些

     

    不过思考总是不能过分的,毕竟有如山的工作要处理

    尤其是,晚上全组要给王老师接风,事情不能拖

    林可思发现,互相景仰多年的人见面,原来可以这样的亲切

  • 你这是自己送自己的生日大礼么?!你好享受么?!

    林可思打开哗哗闪的gtalk窗口,修电脑的小姑娘的话有一种她坐在你身边吼你的冲击力

    昨天赛场上虽然人多杂乱,不过林可思还是基本比较确定没有自己班和扫把一班之外的人的,不过林可思也很心知肚明的是,修电脑的小姑娘是必然会派人来看的

    修电脑的小姑娘被林可思demonize了这么多年,很少会有什么事情让林可思觉得震精了

    不过那一次全聚德食饭毕,林可思带着修电脑的小姑娘去围观恰好来实验室做实验的山竹时,林可思开始认真的思考,他是不是其实一直认错了修电脑的小姑娘

    其实本来那天没准备围观的,林可思只是准备把小姑娘请到环卫大楼的咖啡厅坐一坐喝两杯渗滤液咖啡

    可是勤奋的山竹顶着期末考试邻近的压力依然来环卫大楼兢兢业业地做实验,恰好就在等电梯时碰到了林可思,还有修电脑的小姑娘

    其实一家人团聚,应该是很美好的罢

    五秒钟的大脑black out之后,林可思介绍山竹和修电脑的小姑娘认识

    这位是谢婉君,我的大学同学,这位是山竹,我的学生

    山竹你好,我爹妈都没什么文化,所以取名比较狗血,要是婉君姐婉君姐叫着觉得有点琼瑶味觉得还不别扭的话,你就这么叫吧

    山竹被修电脑小姑娘的直白搞得颇为窘迫无言以对,倒是林可思已经见了一万次修电脑的小姑娘这种抓起脸皮丢在地上的行径,早就见怪不怪只是默默白了一眼“婉君姐”

    山竹憋了半天,终于还是问了出来:那。。。婉君姐也是系里的元老吗?

    不是的不是的淫家是学修电脑的,夕阳产业啊~跟你们林老师认识是因为一起给学生组织当牛做马

    林可思又默默瞪了修电脑的小姑娘一眼,心说你编,看你能不能给傻逼编出件毛衣

    电梯倒是很快就来了也很快就把山竹送到了四层,于是跟林老师和“婉君姐”道了别,山竹就高高兴兴(神马?!)地去做实验了

     

    咖啡厅其实不是个厅,而是顶层的露台

    林可思一直觉得系里很有病,你以为你是在欧洲吗?空气无限好什么都可以在户外甚至ooxx也可以露天

    但不得不说,虽然12月的北京很冷,但在这么个没有狂风只有冬日骄阳的午后坐在露台上喝喝咖啡,也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在继续上行的电梯中,林可思可以向敏感词保证,他看到修电脑的小姑娘眼中闪烁着泪光

    林可思还可以继续向敏感词保证,如果不是过了两层又上来了一个淫,如果不是露台上还做了一桌人装逼,修电脑的小姑娘会扑在自己身上鼻涕眼泪蹭满身

     

    那之后,修电脑的小姑娘噙着泪的小眯缝眼,就常常出现在林可思的脑海中

    比如今天,修电脑的小姑娘的轰炸,竟然让他多少有那么点愧疚

    或许其实,修电脑的小姑娘也不是一个冷血的虐待狂

     

    ====================================================

     

    而林可思和修电脑的小姑娘都不知道的是,山竹在见到他们的那个晚上,做了一个梦

    那是山竹还很小的时候

    那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的午后,山竹在自家光秃秃的桃树下玩儿

    他在大片的桃林里跑啊跑啊,远远看到一个人影,他越跑越近,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

    感觉跑的很累了,山竹就醒了

    他想起小的时候自己很爱在自家的桃林里玩耍,瞎跑

    他也记起来曾经有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的午后,一个大姐姐,也在自己家的桃树林里转悠

    可是就像在梦中,他看不清那个人影的长相一样,他现在也想不起大姐姐的长相了
  • 老板,来一份扬州炒饭

    这几乎已经成了扫把一班排球队篮球队一切有山竹存在的球队的惯例

    比赛结束去队搓,要先给山竹上一份扬州炒饭

    不然吃不饱

     

    诶,山竹啊~今天还怕你放水呢~

    放毛水啊?

    呐,不是跟你亲爱的林老师他们班比赛吗?人家林老师还上场呢~你不手软吗?!

    哎呀林老师只是我的导师而已啦又不是我爹~就算是我爹我也不能手软的

     

    =================24 hours earlier=================

     

    喂?林老师,明天咱们班排球对扫把一班,您来吗?

    扫把一班?

    好像是山竹他们班。。。

    看到林老师一脸迷茫,旁边的高级班学员便进行了关键性的提醒

    哦,我去吧~最近很需要好好活动一下呢~

    好的:) 比赛是明天中午12:00在东操,林老师再见

    挂掉了班长的电话,作为簸箕一班班主任的林可思心情愉悦滴继续投入了自己紧张的科研中

     

    林可思早就发现山竹是个运动细胞颇为发达的孩子

    就像他林可思自己一样,当然,人家山竹没像他林可思一样从独木桥上摔下来

    当然,没有那一摔,就没有山竹

    不是吗?

    林可思发现山竹几乎出现在扫把一班所有球队中的时候,狠狠地赞了一下自己积极投入自己班的体育工作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比如今天,果然簸箕一班就要对阵扫把一班了

    常常出现在排球场上的林老师,今天当然又是不意外地出现了

     

    咦~那个同学是谁哦?看起来好老!

    那个就是林老师啊。。。我导师。。。

    哦~林老师!哎呀林老师看起来好年轻啊!

    是啊。。。

    哎呀山竹你今天还上场吗?你是粽子吗?

    我不是。。。

     

    比赛其实基本一直被扫把一班掌控着,毕竟,通常扫把一班的比赛,扫把一班都可以掌控全局

    不过在所有负隅顽抗的班级中,簸箕一班已经算是昂首挺胸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站着死掉的了

    林老师对不起。。。本来想送您一个生日礼物的

    班里的同学们默默地围着林可思桑心着

    哎呀!干嘛啊!我很开心啊!不就是打球吗~~走走走,老师请吃饭,过生日去

    对于林可思来说,儿子获得胜利,才是不错的生日礼物罢

     

    ==================================================

     

    哎呀甭管是你爹还是你老师今天人家过生日啊,你那几个扣球,一定气死人家了

    山竹你死定了!

  • 我要吃学校门口的全聚德

    路上好好开车,不要问些影响心情的问题

    于是一路上两人也就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不咸不淡的,交流一下一年里的大小事体

     

    林可思记得很清楚,修电脑的小姑娘对烤鸭的热爱,绝不亚于她对于虐人身心的热爱

    早年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两人还会跑到和平门那家全聚德没事儿奢侈一下

    毕竟,姑娘不差钱儿

    姑娘也不介意他林可思买不起单

    姑娘会说,本来就是我要吃的,当然我掏钱

    所以前几年回来猛然发现学校门口开了家分店的时候,小姑娘那个乐不可支哦,小眯缝眼又弯弯了

    所以,其实不用修电脑的小姑娘发号施令,林可思也早早就在全聚德顶了位子

    有的时候,林可思隐隐觉得,这种默契和了解,并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考虑到两人的历史以及现状,还有他林可思的婚姻状况

     

    小可呀,我很羡慕你的,我甚至很鸡肚你的

    不要叫我小可。。。林可思心中默念,当然他也知道当年觉得挺可爱的名字老来听来只能leipility,但现在再怎么进行锲而不舍的抗争都只能是负隅顽抗了他只能背着小可这个名字一辈子了

    你羡慕我啥子又鸡肚我啥子?说正经事儿

    诶你这人儿,你跟儿子失散20年还能重逢我只能隔着宽广的太平洋你说我羡慕你什么有鸡肚你什么?!

    呀,你现在不说儿子掉厕所里了?!

    亲爱的林教授,请用你聪颖的大脑袋想一想,我是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你想养儿子啊?你以为是你家林公子啊?

    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孩子扔哪儿了你不能就甩下一句孩子掉厕所里了罢!

    我告诉你了你难道去问人家蜀黍阿姨要回来啊?!有毛意义啊?!我哪想到这么多学校他不上偏要上T大这么多职业方向他不选偏要来学扫地啊呜呜呜呜

    于是修电脑的小姑娘竟然就哇哇地哭了起来,你见过40岁的女人哭得梨花带雨么?林可思他见到了

    林可思被修电脑的小姑娘用各种手段玩弄于鼓掌之间,但哭天抢地这一招,真的是一门高新技术林可思他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跟你换点东西罢

    修电脑的小姑娘擦了把鼻涕,从包包里拿出个U盘,摆在了桌子上

    你带我见一眼乖儿,这里的资料都归你

    这都是啥子?米军机密情报?

    滚!这是我出国之后雇的私家侦探拍的乖儿的照片视频什么的,还有一些在学校的学习啦什么朋友圈子啦之类的,从小到大的,还有一些是我黑进乖儿电脑拿到的资料,乖儿竟然不上色·情网站的你知道么?孩子生活实在太单调了!

    林可思惊悚滴看着修电脑的小姑娘,心想不知道姐们儿除了监视儿子还有没有监视别人的爱好

    你想怎么见山竹?

    能远远看看也行,我就想看看真人。。。

    这没什么难的吧。。。

     

    把修电脑的小姑娘安顿好,林可思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回家的好

    “山竹是我儿子”这个概念终于如海啸般扑向了林可思

    不再是猜测或推断或YY,不再可以用“深井冰”回击自己心中的种种想法

    林可思忽然发现,真相大白其实才是最痛苦的

    因为这一刻,问题才真正成为了问题

  • 林可思其实最不喜欢到机场接人了

    每次出差到机场,都是行色匆匆,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反正也就是那么一会儿,而且又有各种事情要忙所以可以忽略机场的纷乱和嘈杂

    但是接人最烦了,你得早到,你要眼看着大厅里各种忙乱各种人挤人然后时间差不多了就要挪动到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中等待各种大包小包倦容疲惫的亲朋好友来到你面前

    趁着还不用到人群中去真皮肥肉地挤,林可思决定用可以坐在椅子上的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修电脑的小姑娘这个问题

     

    认识林老师的人,都觉得林老师其实挺特立独行的

    有的时候学生们会觉得林老师也不是那么为人师表,虽然林老师对他们扫大街的技术要求相当严格

    有的时候同事们会觉得林老师也不是那么追求上进,虽然在环卫技术上林老师从来都是走在前沿的

    而看着林老师从不是林老师变成林老师这一路走来的人,却知道,林老师还不是林老师的时候,尤其是林老师还没成为环卫工人的时候,其实不是这样的

    林可思是个听话的孩子

    林可思的同学都知道

    林可思不会去做那些出格的事情

    林可思的同学都知道

    不过后来林可思结结实实地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

    很多人说,林老师啊,可以理解

    也有很多人说,啊?林可思?不可能!

    比如评选甲级环卫队的时候,林可思听说学生们准备材料准备得很辛苦,就大手一挥说,这么麻烦!不参评了!

    于是其他的班级都得了甲级环卫队或者乙级环卫队,只有林可思他们班,得了丙级环卫队

    林老师的同事说,哦,林老师又威武了!

    林可思的同学说,诶?林可思吃错药了罢?!

    坐在机场大厅的椅子上,望着闪烁着航班信息的大屏幕,林可思狠狠地将这一事件划入了修电脑的小姑娘对自己的permanent damage中

    林可思自己非常不满意自己那些dark & twisted的想法,可是他们每天不断地涌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林可思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有了一些令自己都很震惊的想法,是在20年前的夏天,蹲在一栋女生楼前面,哭得很桑心的时候

    他觉得那一刻,一个林可思死了,千千万万个林可思站了起来

    他觉得在那之前,自己的生活都非常按部就班,那之后,自己不仅有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还陷入了无限的纠缠与纠结中

    当然林可思也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其实还是讨学生喜欢的

    林可思2.0给自己搞定了老婆

    林可思3.0让自己带的年级的学生对自己顶礼膜拜山呼万岁

    所以林可思也不知道修电脑的小姑娘在他生命中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意义

    不过林可思很清楚的一点是,今天和修电脑小姑娘的交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林可思从来都不太理解的是,为什么修电脑的小姑娘永远都是一副打了鸡血的模样

    即使是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她竟然还能连跑带颠的拖着自己的箱子扑向林可思

    哎我说,你有啥好奇的问就是了嘛我肯定告诉你的啊,你这么巴巴的跑到机场来要是被你夫人发现了这可怎么说得清楚哦

    于是林可思知道,自己这一次,又被人家兵不血刃地击败了

  • 周末的时候,林可思喜欢带着儿子到自己的办公室玩儿

    虽然自己的办公室也不是太大,外面还坐了一群高级班学员

    但是林可思觉得,平时自己太忙,老婆把儿子也搞得很忙,俩人儿也没时间一起玩儿

    周日儿子也有课,所以周六仿佛就是父子俩可以在一起的唯一的时间了

    林可思发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面对这种问题的

    到了周末,环卫大楼上上下下就会跑着各种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小盆友

    看着其他资深环卫工人的孩子,林可思会格外满意自己家林公子的表现

    小子颇有他老子当年的遗风,话不多,也不跟着其他小盆友乱跑,跟高级班的哥哥姐姐都很有礼貌,不会没事儿依依呀呀的乱叫又哭又闹

     

    这一日林可思手里的活计刚刚告一段落,准备陪着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的儿子玩儿一会儿,手机就响了

    林老师,我是山竹,现在方便么?我去找您讨论一下我的实验罢

    虽然林可思觉得打扰了他宝贵的亲子时间,但是山竹同学这么好学的孩子,绝迹多年,还是要好好栽培的

    况且。。。有些问题,还要着落在山竹的身上,才能找到答案

    那你过来罢,我就在办公室

    于是过了那么一刻钟半个小时,山竹出现了

     

    山竹出现时,最激动的是林公子

    啊!大哥哥大哥哥陪我玩~~

    叫着喊着林公子就扑上来抱住了山竹的大腿

    这一出把林可思吓得不轻,平时和蔼可亲的儿子怎么见了山竹忽然这么忘我鸡血

    而且,这是他第一次见山竹

    通常,林公子第一次见人,一般都是在叔叔好/阿姨好/姐姐好/哥哥好/ox好之后以笑而不语应对至少半个小时的套路

    山呼呐喊,不会

    抱大腿,不会

    片刻惊诧之后林可思拎起儿子放在了一边

    不好意思啊山竹同学,今天孩子发神经病了

    你干什么呢你要吓着哥哥了!

    山竹倒是很喜欢长相可爱的林公子,还走上去呼噜呼噜人家的毛儿

    林老师啊不如一会儿咱们讨论完我陪小弟弟玩一会儿~

    好啊好啊好啊好啊

    林公子又一次反常地高声呼叫

    林可思深深觉得,难道是这大楼里有毒气体过多造成儿子出现了什么发育毒性神经毒性症状

     

    那天晚上,躺在自家的双人床上,眼望自家的天花板,林可思又一次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入睡

    想到下午儿子和山竹在环卫大楼小天井里玩耍的和谐景象,林可思再一次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疯了

    不过是眼睛长得像而已

    儿子也不过是一下午憋坏了而已

    或许现在儿子就是变活分了不那么待人接物彬彬有礼

    可是。。。

    林可思也不知道自己想可是什么

    和修电脑的小姑娘没有任何瓜葛,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

    现在干嘛又要没来由地纠结?!

    人家山竹挺好个孩子跟自己有个屁关系啊哪里也没觉得像的

    翻了个身,林可思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

    或者可能大概,自己是中年危机

    然后,就睡着了

  • 那次迎新,并不是林可思最后一次见到修电脑的小姑娘

    他希望是的,可惜人家姑娘是个深谙阴魂不散之道的个中老手,所以人家有事儿没事儿的还喜欢给你找点事儿。人家有了新男友要告诉你并且每天各种关心你是不是有了新女友,逢年过节一定要约出来饭一顿你过个小生日人家还要送那么点儿小礼物

    这要是现在,就是那种每天睁眼闭眼发短信发飞信的状态罢?

    乱糟糟的那段时间,林可思发现,自己最关心的是修电脑的小姑娘有没有上街去闹事儿

    可是又不好意思关心,让人家男朋友知道了怪不好的罢

    于是林可思觉得自己很没用

    于是当修电脑的小姑娘告诉他,她在准备出国不怕那点子赎身费的时候,林可思心中除了强烈的不舍还有强烈的解脱感

    我就不信隔着个太平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快去祸害洋鬼子罢!

    小姑娘后来不管是读书期间还是工作之后都还要每年回到国内呆一呆,有事儿没事儿还是喜欢联系联系他林可思,谁让他林可思多少也算个知名环卫工人找起来甚为容易呢

    不过大家年纪也都大了话题也就正经了不过是聊聊近况什么什么的尤其是小姑娘大概虐洋人虐得很爽觉得虐他林可思已经够不上自己的段位所以就不怎么折腾他了

    快到圣诞假期,林可思知道,修电脑的小姑娘又要回来了

    山竹的档案没看出什么问题,虽然出生的日期甚是可疑,但毕竟,帝都每天出生那么多人,出生日期在某一区间内的更是成千上万

    所以答案还是要着落在修电脑的小姑娘身上

    Dear Prof. Lin

    Miss Bunnie Xie will be in Beijing from Dec.23 till Jan.2. She would love to have dinner with you. Please be kind to tell me when would be a best time for you then I could arrange her schedule.

    Thank you

    Sincerely yours

    Gavin

    每次收到这样的邮件,林可思都要笑上半天

    姑娘养了个男宠不说还每天装正经让男宠当助理发邮件,这么些年邮件最后男宠的署名每年都不一样,什么Adam呀Johnny呀Nico呀Micky呀可是每年的邮件却是除了日期略有区别自己的title越变越大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区别

    看来男宠们都是些木有大脑的sex machine

    Dear Gavin

    It's great to hear from Miss Xie, and I'm available on Dec.23. If it's OK with her I can even pick her up from the airport.

    Thank you for passing on the message.

    Sincerely yours

    Lin

    林可思觉得,虽然去机场接实在夸张大概修电脑的小姑娘也会起疑自己明明躲之不及现在却巴巴地跑到机场去往枪口上撞

    不过她再怎么起疑也不会这么准猜到我找她是啥子事情

    而且从机场回来的路上车里只有两个人说话也方便

    林可思决定,在剩下的大概半个月中,自己要好好计划一下战略战术

    毕竟,21年又4个月与修电脑的小姑娘的过招中,自己是HLL的全输战绩

  • 山竹并不是帅锅

    山竹只是个长相老实憨厚的男孩

    当然,山竹本身也是个老实憨厚的孩子

    山竹虽然长得不帅,不过山竹的小眯缝眼却很有特点

    笑起来弯弯的

    山竹敲开门,为了给林老师留个好印象,于是就满脸堆笑闪进了办公室

    而在林可思看来,这双弯弯的眼睛,却差点让他背过气去

    那个坐在地上冲他招手的白净姑娘,笑起来也是这么双小眯缝眼儿

    她欺负他的时候,尤其喜欢眯缝着小眼儿咯咯笑个不停

    这个画面,即使过去20年,也没有在林可思的记忆中褪色

     

    林可思当然不至于就这么师太了

    几秒钟的震惊之后,林可思冷静下来,蛋腚地把山竹迎进了门

    两人什么谢谢您赏识我 同学你也很优秀之类的一番客套之后,切入了正题

    林可思大概讲了一下自己的环卫生涯,现在的主攻方向,了解了一下山竹的技能水平,会上气氛融洽与会二人相谈甚欢

    当然比起技能水平,林可思更关心的是山竹的家庭背景

    林可思觉得,这么有特点的眼睛,这辈子没再见过第三双,至不济,也该有点儿表姑侄儿关系呗?

    可是上来就问人家家里的事情会不会显得这老师不太正常

    可是因材施教么我当然要了解人家是什么材我才能施教么那了解成长背景就是重要环节啊

    诶山竹啊,听你说话像帝都土著诶

    是的呦,我家是顺义的

    话题打开,林可思就顺利了解到山竹家是种桃子的顺便知道了其实不仅平谷有大桃顺义也有中华圣桃这个FACT

    以及,山竹家几个世代都是住在顺义包括顺义还不属于帝都的年代他家就已经住在了顺义

    也就是说,娃儿碰巧长了这么双眼睛而已

    对于林可思来说,仿佛应该豁然开朗了

    但是他知道,作为导师,找来山竹的资料看一看,太合情合理了

    于是送走了山竹,林可思拨通了教务科的电话

    毕竟,始终被修电脑小姑娘玩弄于股掌的林可思,不希望连儿子生死一事都是一个大大的谎言

  •  

    林可思作环卫工人的这21年,在旁人看来,那是顺风顺水发展轨迹不偏不倚

    大家看到的,是林可思五年初级班上完之后保送读了五年高级进修班然后就直接留在了T大培养新一代的环卫工人

    最为大家称道的,或许还是他林可思读高级进修班期间,把骗吃骗喝骗师妹这一奥义真正修炼到了骨灰级别

    现如今林可思所讲授的这门课,当年当然不是他教的

    不过在他上高级进修班期间,确实是帮这门课的老师打下手的

    上高级进修班给各种老师打下手的学员不是他林可思一个人,不过有林可思这种收获的,就只有他林可思一个

    林可思的工作,其实大概就是收收作业,判判作业,答答疑,监督监督实验

    以林可思羞涩的性格,这种工作要是能做出花来怕是世界人口早就要在现在的数字上加个零了

    可是羞涩之人也是有其诱人之处的

    有的小姑娘,口味就是这样的,早年有个修电脑的小姑娘活生生的例子,过上那么五六年再出来个内心仿佛修电脑小姑娘失散多年的姑娘,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尤其是,舆论上,大家都很接受林师兄的羞涩范儿,或许是因为,这样背地里YY起来比较方便

    关键就是YY一事,可止于大脑,也可着于行动

    人家姑娘就是觉得,乃们都只敢说说,老子就敢发起进

    切~有什么难的~老子就是什么都不会,可多可多疑要答呢!老子实验方案就是看不懂,可多可多操作需要帮忙呢!老子的作业就是老做不完,可多可多次要自己跑去交呢!

    要知道,没有手机没有电子邮件的时代,就是方便啊!有问题那都得当面问,绝不能噼噼啪啪敲两行字解决问题

    老子要让你知道,这个年级对师兄你的存在感就是老子这一个没完没了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的人儿

    这种势下,如果林可思不就范,这整个故事就不成立了不是么?

    于是,人家师妹不但没有防师兄,人家还结结实实地骗了师兄

    什么拍拖啦毕业啦结婚啦生娃啦,该走的路林可思和师妹都走了,就好像林可思的学术之路一样,顺风顺水不偏不倚

    只不过,羞涩的林可思,也不是个缺心眼儿

    有些事情,你是永远不可以告诉你老婆的

    比如,你曾经搞大过女朋友的肚子大肚子的女朋友装疯卖傻休学生孩子还偷偷的不告诉你结果孩子还是掉厕所里了

    这种事情,你就永远不可以告诉你老婆

  • 政策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上面高兴抛下来一个就抛下来一个

    所以每年总有一些特定的时间点,会是大家忘记扫地捡垃圾而拿起一份文件一个字一个字一个标点一个标点仔细研究再举起个计算器噼啪乱按的时候

    比如山竹这一批环卫工人第一年培训结束的时候,上面下来个指令,清扫技术比较高的工人,可以选一名导师单独培养

     

    山竹是个好孩子,扫地捡垃圾从来都是不含糊的,所以他光荣的得到了选一名导师的机会

    系里发下来的名单还是很长的,而且每个名字都挺震耳欲聋的,大部分都是金扫帚奖获得者,甚至还有几个是扫帚协会白金会员

    林可思

    这个一年来总被学姐嚼来嚼去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名单上

    于是带着憧憬与仰慕,山竹大笔一挥,在自己的申请表上郑重地写下了林可思三个大字

     

    一年中,除了每次和学姐吃饭的时候聆听各种林老师的伟大成就,山竹自己也没事儿就做一些股沟百度或者图书馆文献检索之类的功课

    所以山竹知道,林老师研究的,比他们现在学习的扫地捡垃圾那是高级得多了,林老师将来要教他们的,是怎么化浑浊为清澈是怎么用臭不可闻的所谓污泥造出涓涓溪流

    山竹觉得,这简直是这世界上可能发生的最神奇的过程,林老师简直在宣讲着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理论

    所以当那个走形式一样的审批过程走完林可思正式成为他山竹的导师的那天,山竹内牛满面了,山竹觉得,自己的人生中,出现了一盏明灯指引自己前进的方向

     

    山竹同学吗?我是林可思,下午有没有时间呀?来我办公室我们聊一聊罢

    好好好好好好

    挂掉林老师的电话,山竹同学再次内牛满面了,学姐是正确的呀!隔着电话都能感觉林老师是个慈祥的人~

    午饭后山竹上上下下一番捯饬,蹬上自行车向系馆进发

     

    ===================================================

     

    开会传达新政策精神的时候,林可思也没太当回事儿

    现在的学生,只会玩儿,什么特殊培养,才不会听话的

    至于这个叫做山竹的同学的申请表,林可思也就是扫了一眼,反正不同意也没有用,自己说话也不算数,回头揪过来相相面,老实孩子就多派点任务让研究生们带着他玩玩儿,面不善的就放任了算了指不定过两天又来新政策说这个计划中止了

    林可思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那头的学生听起来好像还挺激动的样子

    而下午这个叫山竹的学生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时自己心里那种万箭穿心的感觉,更是让林可思事先假设一万次也不可能假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