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guess there's collateral damage in every war.

    I believe I've never showed any tiny bit of interest of getting into this stupid war for power. I always naively believe this place is big enough for 10 bosses.

    Yet they've chosen the side FOR ME.

    OK, maybe I unintentionally got too close to one side, but am I the one to blame?!

    I'm at the bottom of the food chain for god's sake.

    Please refer to me as bona fide third party, thank you.

    They're so not fighting over me, they're too busy getting back at each other.

     

    I know this whole sobbing in public area thing is totally unprofessional.

    People asked me why the tears.

    Jesus, I wish it's some kind of control activity addressing certain risks so I can perform D&I testing first then OE testing to evaluate it.

    But I did went through my thoughts.

    And it's because I felt betrayed, helpless and hopeless.

    As funny as it sounds, that's exactly how I felt. And by the way, I'm no drama queen

    To you, you just moved a pawn or accidently knoched over one.

    But to me, you tore my whole world down.

    They say it's not such a big deal.

    Well, it IS a big deal, it's a GIGANTIC deal.

    So, I'm sorry, I'm just not mature enough to swallow all this with no facial expression at all or digest it with a fucking smile on my face.

    I wasn't overreacting, I was in the moment.

    Especially after that nightmare week that I so desperately wanted to forget.

    I was so relieved that it was all coming to an end that I was finally let out of the penitentiary, and you put an additional year on me.

    They simply did all this behind our back without officially informing us let alone consulting with us. Only rumours were exchanged between all those gtalk conversations like every other dirty laundry of these 200+people. They basically sentenced us with whatever they like before putting us in front of the jury.

    Oh, and nobody actually knows about this next year thing...

    If they can do it this time. They can do it forever.

    After all, human being worth nothing here, according to them.

     

    They say I have a chance to fight back.

    But of course, nobody can guarantee anything.

    So call me a coward if you want, I'm just not ready to fight a war that is destined to fail and may result in everybody hating me.

    I mean, there's always a choice called QUITTING. And to me, it seems to be a pretty good choice, though maybe not right now.

    I need to figure out a landing point before I jump. It's a risk appetite thing. How professional is that?

  • 12号飞离帝都,辗转昆明-深圳-广州-东莞-佛山-汕头,也不是多想家,也不是多舍不得帝都,只是30号该回了,就该回了

    30号三点多到了候机厅,呦喂! 灰机在外面,很开心,觉得不会晚点

    然后到了登机时间,没人搭理我们 ,连那种站在登机口的空姐都没有

    等到都快到起飞时间也还是没人搭理我们,于是同事就去问了

    机场说,轮胎坏了啊,要换,等等哦

    介个时候,俺看到屏幕上显示俺们这班机是从北京飞过来14: 50就降落了,也就是说在我们起飞前已经一个小时了

    谢谢,老子每两周看n次换胎,老子不知道换胎多容易啊? 飞机和汽车不一样,老子晓得,那也不至于一个小时换不来啊,而且都不见飞机下面有人忙

    然后就广播啊,说大家去门口坐车,去酒店休息

    这个时候,淫民群众还傻傻的啊

    是后来啊,才知道国航丫牛逼啊,经验丰富啊, 天真的大家还不知情就把大家轰走啦,然后就躲在后面不派个人出来

    然后我们就在酒店百无聊赖地等啊,到了六点多让我们下楼吃饭啊,结果饭特别差, 国航一直没有个人来搭理我们,大家就急了

    先跟酒店急啊,让把国航的人交出来,磨磨蹭蹭来了个人, 结果他妈是汕头机场的还不是国航的

    然后大家不干啊,继续要求啊,就又来一个人啊, 结果还他妈是汕头机场的

    然后大家继续不干啊(本来一直和同事缩在后面的太后也加入了战团。。。),

    赔300这不能接受啊!你妈17个小时300块钱是喂狗呢还是喂狗呢还是喂狗呢?!但是国航的人就是他妈不出现啊 。。。滚你妈在广州开会,其实是在东莞消费呢罢!

    reschedule的航班早上7:30飞,意味着五点多要起床,你丫给我300块钱让我五点半起床你丫好大的面子啊= =

    换了登机牌吃了又一餐恶心的早饭又被上下其手摸了一遍安检到了登机口,包括太后在内有大概20个人坚持不登机,就扯啊扯啊还是没有国航的人来

    一直都只有汕头机场的人搭理我们,然后拖了半个小时,丫们竟然说,为了不耽误飞机上的旅客的行程,就上飞机罢,大家都想7:30准时起飞的

    谢谢,老娘是想昨天15:50准时起飞的

    于是丫们威胁要扔行李了,我跟同事就灰溜溜上飞机了,剩下还有十多个人罢

    我跟同事上了飞机他们就把悬梯收回去了把舱门关上了开始找不登机的人的行李,然后我们就真的飞走了不要那些人了

    飞机起飞的时候,太后真的快哭了,丫们真的就甩下十几个人不要了擦

    擦啊,拔拔是国资委就是不一样啊

    老子姓李啊,可是老子的拔拔不是李刚啊

    老子真的懂神马叫屁民了,人家就不搭理你啊,就不搭理你啊!

    人家洗脚擦背睡妹子没时间搭理你们一帮屁民啊!

    300块钱就打发的牲口啊擦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的牛肉丸差点烂掉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澡也没洗衣服也没脱睡了一晚上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早上11点40块钱的让子弹灰变成了下午四点80块钱的让子弹灰子弹它灰了好一会儿啊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害得赶场的盆友错过了让子弹灰的结局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害得老爷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买电影票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让中国移动挣了好些个银子

    Thanks to AirChina,老子意识到其实在天朝,人真的是一种不存在的生物

    AirChina所有高层速度下体溃烂而死= =

    哦,以及这个Star Alliance Member说出”我国的民航在这些年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和国外还有很大差距希望大家理解“的时候,老子真的笑得快shi过去了,你丫知道有差距加入个屁成员啊你丫对得起这个成员身份吗擦!

  • 某种意义上来说,明天是新的一年的开始

    而最近这几天,这个某种意义上的年末,又正逢各种一周年

    第一场笔试一周年

    第一次霸面一周年

    第一次杯具一周年

    等等等等

    觉得一年像是过去了一辈子

    以及,有那么点lost

    What if, you feel it in your gut, that what you're doing is unacceptable?

    数天前,亮姐风尘仆仆回到北京,并告诉我,大概要回大明湖畔时,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大概是受不了忽悠了罢

    果然她给出的,就是这个理由

    然后在我实在忍无可忍约她出来吃饭的今天,果然就变成两个人互相吐槽忽悠这件事儿是多么的不靠谱

    但是一番吐槽之后,她给我的建议还是,好好忽悠着罢

    虽然她很理解我那种希望有一些实际的东西support不想就那么凭空起大楼的心情

    但是还是回到了13个月前,她告诉我的那句,到一个部门,就要去最核心的部分

    既然大趴摆明了是要大力发展忽悠业务,肯定还是跟着紫色校徽忽悠组最靠谱罢

    但是做一些自己内心深处都不认同的东西,真的可以做好吗?

    永远自己都想质疑自己交上去的东西,完全没有当时在奥迪塔培训的时候带着一个小组模拟项目的那种自信,当时即使有不会的去问facilitator都不会脸红说话都很有底气,现在问问题之前甚至都不sure疑问到底在哪里就只是一种惶惶没有底的感觉

    就还是喜欢那种有明确的对错并且我自己可以确定自己有没有做对的感觉,而不是这种其实怎么样都差不多review来review去实际的东西其实都没什么变化因为本来就没有神马实际的东西

    但是退一万步讲,做什么,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以及,永远是会习惯性的羡慕嫉妒恨别人?

     

    就其实还是很幼稚的罢

    即使不是professional做忽悠的,生活中每天不也都是忽悠是王道么?

    有迷茫的时间,不如复习西劈诶罢。。。

  • 为了盖大妮楼于是去回顾了一下馒头楼一眼瞥见“ [19楼] [新闻]Rosberg hopes for long stint at Williams/罗斯伯格:愿与威廉姆斯长相厮守 ”这种东西= =

    你妈当初脑子怎马就抽掉了翻出了长相厮守这种词

    厮守你妹!

  • 虽然明天还有一天鸡肋的ITS培训(你错了,你搞不定你就报销加班ooxx都搞不定的。。。),但是基本上可以算是A1的培训就结束了罢。。。。就是。。。最幸福的日子到头了


    可是竟然觉得奥迪塔还挺有意思的= =

    前四天也没神马感觉,虽然每天都挺鸡血的竟然连犯困都没有过。。。

    今儿做到AP竟然忽然眼前一亮被戳到G点神马的。。。想到年初的时候亮姐跟我说奥迪塔是有逻辑的

    于是跟亮姐说竟然觉得奥迪塔很有意思啊怎马办

    亮姐就开玩笑说那你transfer啊奥迪塔缺人手呢不过回头就难了

    总算我脑子还是正常的,我还是好好搞我的大奔罢= =

     

    昨天终于被summon了,有人说到跟着奥迪塔的培训好颠沛流离啊还被分散到每个桌子神马的

    虽然俺倒是不觉得这种感觉有多强烈吧不过每次看到人家好开心的一起看有没有相同的项目的时候就觉得好没劲啊被抛弃不要了神马的嘤嘤嘤嘤

    不过同组的同事都很可爱啊培训的时候负责俺们这桌的十一以后就是manager的senior也很可爱啊连相好都说你们那个senior好可爱啊~可是他竟然不告诉俺他几年考过西劈诶啊反而问我过了几门啊哎呦我才刚刚考啊还不知道过了几门啊或许一门都没有过啊囧

    今天考完试大家都说以后还见不见得到你啊你要来找我们玩啊

    俺也很想知道以后见不见得到大家啊你们都忙的要死俺找你们玩会被从七层踢到长安街上吧~

    而且其实太后也会很忙吧。。。

    昨天看到学姐很晚还在communicator上,问是不是在加班,学姐说是。。。

    于是太后哽咽了。。。

    不过或许是现在还没有真忙起来所以没体会罢,只是觉得其实忙一点也没神马,加班嘛还可以错过晚高峰,出差嘛还可以赚差补,以及神马“经销商用大奔接送”之类的(你真的够了= =)以及听说今年涨薪水蛮多的于是大家finger crossed不要在一年之中再来经济危机

    反正就是目前为止吧,入职半个月还都蛮开心的

    除了。。。。丝袜们你们可不可以不要破得辣么快啊!

     

    于是~入职phase one算是告一段落?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 一共上了16年的学,一直没有神马母校情结,也就算是跟初中的老师们最亲了

    之前教师节忙于西劈诶,神马都没有做,于是眼看马上要上断头台了,昨天下午就跑了一趟初中

    神马新的大门啦新的教学楼啦之类的,站在门口等门卫打电话的时候竟然忽然很百感交集

    深井冰呢= =

     

    其实以上都不是重点

    其实是和数学老师聊的时候说起她们家姑娘快上学了挑小学的事情,意外得知俺的小学,曾经也是很多家长奋力要把孩子送进去的学校,没落了

    大意是神马校长和老师不合校长好大喜功又不体恤民情于是老师们就跑了于是教学质量各种下滑神马的

    虽然我也不觉得小学能有神马教学质量的差别罢不就学学加减乘除而且现在的孩子不都在外面上各种课= =

     

    然后晚上刷了一下淫淫,看到说那个刚刚把我扫地出门54天的学校,把3000米和1500米都取消了

    瞬间我不知道说些神马好了

    然后看到有人说“那口号改成为祖国健康工作16.6666666666...年好了”

    笑喷的同时还是不知道说些神马好

    还有人说“那再过几年是不是也要像街对面的学校一样体育都不要必修啊”

    继续笑喷继续不知道说些神马好

    早上看到了一些缅怀啊比如紫操大概再也不会有浩浩荡荡的练跑步的队伍了那个“P大的学生约会会说我们去未名湖散步吧T大的学生约会会说我们去紫操跑步吧”的笑话大概也不会流传了再也不能好骄傲的说老娘四年每年一个1500了神马的

     

    其实我只是猛然有一种never be the same again的感慨

    似乎只有我的高中,还在我在的时候她就在的那条世界名校的康庄大道上一路狂奔

    还建了校友会,搞了60年校庆,前两天天朝的一位很重要的人物还去视察了惊闻TBB还出镜了擦啊老娘又错过了围观TBB的机会= =

    这一切的一切,就还是当年那种牛逼哄哄的范儿,俯视天下的范儿

     

    小学神马的并不是家里精心计划的,全院儿人都转学就一起转了,记忆中更多的是和盆友们午休时候打牌上课看乱马和水手月亮神马的,毕业了再没回去看过

    只是有的时候人家听说了我牛逼的高中一路问到小学的时候会说哎呀你小学就在这么牛逼的学校怪不得怪不得,于是会觉得,还挺自豪罢

    于是,听说了她的没落,我竟然黯然了

     

    初中的话其实一直不是神马牛逼的学校,虽然挂靠在一所曾经牛逼后来傻逼后来又慢慢有了起色中学身上,但是其实只有我们这一届学生还比较说得过去的,哦,不对,下一届出了一个高考状元= =

    只是每次回去看老湿老湿们会各种表示现在的学生啊都不晓得学习啊都长不大啊

    于是也会猛然很黯然

     

    大学嘛。。。。当然还是走着他的培养又红又专的研究型人才的道路

    我当然也不是多热爱1500神马的,尤其是大三大四两次真的跑得想死

    但是总是会觉得,这算是一个独此一份的特色罢

    你用来炫耀也好吐槽也罢,别的学校没有啊

    尤其是街对面那个学校没有啊

     

    粗们购物,晚上看看要不要继续唧唧歪歪吧

  •  Karin 说:
     哦 谢谢馒头娘 我不打算看四轮了

    我心甚慰!

    姐!我追随你!!

  • 昨天买三元梅园的时候相好指着王木木钱包里的西劈问:那是谁哦

    王木木:哦,就俩骑车的

    相好:呦,你不喜欢开车的喜欢骑车的是么?

    王木木:唔。。。以前喜欢开车的。。。开车的是旧爱。。。这个。。。是新欢

    相好:那你喜新厌旧不?

    王木木:其实。。。是先厌旧。。。才喜新的。。。

    相好:哦。。。。。。。。。。。。。

     

    所以王木木要重申,真的不是喜新厌旧哦!

    周末市区司机好自为之吧老娘要睡觉觉然后起来呼吸郊区新鲜空气!哼!!

    退后十名神马的都去死去死

    二世祖神马的都去死去死

    九月要到了老娘鸭梨一点都不大!

    9月10号老娘要准备考西劈诶老娘才没有空纠结神马四年前!

  •  

    北京的死刑,其实早就宣判了罢,早在庄严宣告什么什么的时候

    只不过是一场已经持续了60年的凌迟

    这一次,是真的死透了罢

     

    其实我不是真正的北京人

    “北京人”应该怎么定义呢?我不是说历史书上那个跟元谋人差得年头不太多的人

    现在所说的“老北京”,就是被并掉的两个区的胡同里住着的那些

    但其实,他们也来自五湖四海

    但如果说勉强大清朝的时候就在北京闯荡的就算是“北京人”的话

    我也不是北京人

    一个原因是,爹妈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来到北京

    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觉得,海淀,本来就在城墙外,皇帝老儿避暑的地方,怎么能算是京城

     

    从小时候开始,很多很多很多年,都觉得什么王府井什么西单之类的可远了,一说那就是城里,中关村不过就是个买菜的地方

    后来中关村发展了,也不用去“城里”了

    中小学的同学,基本都是海淀的,没有人说话一口京片子,我所见过的最接近我脑海中“老北京”的感觉的,大概就是兮子,她家是清朝的太医,当然祖籍是在浙江,只不过乾隆年间就已经到了北京

    直到上了大学,班里有个景山的,老北京的眨嘛眼的毛病他有,说话也很接近京片子。有一次班里组织去颐和园,我说你没怎么来过颐和园罢,他说最多来过一次罢,我说我也就小时候春游去过一次北海

    只能说,那之前的岁月,有的只是区的概念

    没什么北京的概念,活动范围还不就是自己家周围那屁点点

    城里的孩子,记忆就是景山北海,我这种乡下孩子,记忆就是西山颐和园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颐和园的北宫门,早已经被外来务工人口占领

     

    大学里第一次见了那么多外地的同学,也在第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就被一位家长说“你们北京的分都低”

    我谢谢你,咱俩有缘分一桌吃饭,你问我哪里来的我礼貌的回答了你,既然你愿意这么说,那我也没必要因为你嘴里喷屎而不好好吃饭,对罢?

    也是到了大四找工作,终于真正明白,原来自己活了22年的城市,是如此有“魔力”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欢迎外地人

    从小到大,同学中都有刚刚来到北京的

    从来没有人排斥过他们,因为大家,都是在过去的某个时点,家里的某个人,来到了这座城市

    但是曾经,那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和如今这个1700万人口的城市的膨胀,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在德国的时候,在语言班上介绍北京,我介绍了北京曾经不过城四区那么点点,现在的面积早就大了很多

    我介绍了故宫、颐和园、长城、圆明园

    而不是鸟巢、大裤衩、CBD

    我知道那些洋鬼子不会懂我对这个逐渐逝去的城市的悼念

    我们的国家向他们展示的那个国际化大都市,不是我所认识的城市

    虽然我也不知道,对北京的谋杀,是从什么时候从量变跨越到了质变

    有的时候我会说,我不喜欢北京

    但当我罗列完原因的时候,我会发现,这一切,只不过因为北京也是这一场移民压力发展压力下的受害者

     

    以前不懂得什么叫大城市的压力

    直到后妈跟我说,她还是决定回上海,毕竟两个大城市比起来,有家的那个总是轻松些

    所有人都想在北京上海发展,北京和上海也欢迎外面的人来发展,只不过越来越多涌进这两个大城市的人,被这两个大城市挤压到只想逃跑

    挤压他们的,并不是北京人或上海人,而是全中国人

    如果中国所有的省会都和北京上海一样,深井冰才会离开自己的省份

    可惜仅有的这几个大城市太稀有了,城市间的差距太巨大了

    于是削尖了脑袋也要进入北京,留在北京

    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宣讲会上站起来过“我不是北京的我的学校也不是北京的请问我有机会吗?”的人

    或许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变得越来越偏激

    其实,留在北京的外地人,都是被逼的,因为家乡机会太少

    离开北京的外地人,也都是被逼的,因为家乡机会太少的人太多太多

     

    一次跟一个北京姑娘聊天,她告诉我,工作指不定得去外地……家里就那么屁蹦几平米的房……爹妈也没挣多少工资……

    多年的友人告诉我,她们系很多同学家里都给在北京买房了

    艾姆看的房子,有的已经到了八大处以西,最初,我多么希望是艾姆搞错了东西南北其实是八大处以东

    培训的时候一个妹子告诉我,本来要跟她一起租房的同学家长来了电话,八月在北京买房,不要跟人合租了

    大概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以及每天在地铁上感觉自己像牲口的过程中,我变得越来越扭曲

     

    今天看到鸡血艾斯在校内转的一篇文章,大意就是说不应该为了合并的事情怒吼

    其中一个论点,是说北京的地铁像猪栏,北京需要发展的更好,克服这个不好的形象

    我想问,北京发展的不好,真的是地铁这么挤的原因么?

    北京修地铁的速度,永远也不会赶上人口膨胀的速度,如果,发展的仅仅是北京的话

    “人才流向二三线城市”也是一个论点

    试问难道不应该发展二三线城市吗?难道这些城市就应该永远二三线吗?就只有北京上海应该发展吗?!

     

    大一的时候返乡调研,我们一帮北京学生也没啥别的可干的,就去王府井的小吃街逛了一圈,像游客一样,吃了那些又贵又不正宗的小吃

    那时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中学的时候通了四环,然后是五环,然后是六环

    跑在环路上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大二的假期和老王去规划馆瞎逛,俯视北京立体图,我们两个人都石化了,鸟巢和水立方在中轴线上,真的很刺眼。我想到了很多年前,看到一篇文章,批评北京丑陋的天际线

    只是那是的我,还没有意识到,其实北京已经死了

     

    在欧洲见了太多的Altstadt

    可是北京可以吗?

    退一步说,二环里不盖新楼

    可是四合院也是会风雨侵蚀的,是需要修缮的,而且如果要修旧如旧,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是我不相信老北京,但他们可能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这个国家吃喝玩乐的统治阶级当然不会拨钱给他们

    于是如果保存的工作落在住户的身上,最后的结果就会是老住户把房子卖给了有钱人

    这个国家谁有钱,大家都知道

    保护老城,本来是为了文化

    可是如果人都没了,留下一些破房子,还有什么文化呢?

    所以说,难道北京的死,就是注定的吗?

     

    其实对于很多的北京人来说,北京的记忆,不一定就是豆汁儿焦圈

    北京的记忆,应该是一个家的记忆,放了学和小朋友撒了欢儿玩耍的记忆

    而不是无穷无尽的堵车,拥挤的地铁,摊大饼一样的建设规划

    小学的时候,学校周围的社区拆迁,有人跳了楼

    那是因为,城四区已经经历过了一遍,终于轮到了你海淀

    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了家乡

     

    其实我也不知道一个身份证并不是110103也不是110104的人为什么就伤感了

    就好像第一次坐电车去培训从西四路过北海故宫景山到东四的路上莫名其妙的就内牛满面了

    昨天在校内看到别人文章的大标题,还以为只是讨论个

    今天早上看到艾姆织的围脖,还只是莫名感伤而已

    中午考完试回来刷校内竟然在地铁上就默默流泪了

    我周围的外地人,不会懂什么是崇文宣武

    就好像一年前,听着广播里的那些言论,就在公车上默默流泪了

    我周围的外国人,不会懂什么是手足相残

     

    崇文宣武之小,放在北京的行政区划全图上,真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却是北京最后苟延残喘的那一口气

    这一刀,来得太突然

    有人说,行政区划历史上变了多少次了有毛啊

    可是,那不过是一个王朝为了抹杀前一个王朝的存在

    或许,用首都渐渐掐死北京,也不过是天朝为了抹杀前朝的存在罢

     

    我只是在伤感

  • 萌点奇怪的人你没救了!

    什么断腿陪床新娘抱

    什么好小受体力不支新娘抱

    深井冰吗?!

    深井冰吗?!?!

    王木木你去死一死罢!

    萌点在哪里啊哪里有啊?!?!?!